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  第十八章 血肉模糊的手臂 (第1/2页)

    大家对她突然大声吓了一跳,白洁安抚的拍了拍黑鸦的肩膀。只见她深吸了一口气,又缓缓的吐出,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然后接着说道:“那一天,母亲难得的十分高兴,拉着我说要介绍一个人给我认识,并做了一桌子的好菜。那个时候我大概已经初三了,而那个要介绍的人,就是我未来的继父。第一眼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他给我的感觉就不是很舒服,但是看到母亲比以往更加的有活力,显得十分幸福的时候,便压下心中的不安,暂时接受了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景不长,那个男人在成为我的继父之后,伪装的面具便逐渐脱落,他爱的只是我的母亲,而且很早以前就爱了,甚至比我的亲生父亲还要早,最后我的母亲选择了我的父亲,可是这个男人一直都没有死心,现在终于可以和我的母亲在一起了,他跟母亲在一起的时候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,但是他恨我,恨我的父亲,恨我是我父亲的孩子。所以只要我们独处,他就会用各种方式折磨我,玷污我,虽然十分痛苦,但是用肉眼看又看不出来。他每次都会骂我是个肮脏的种,是那个垃圾的孩子,如果不是怕母亲伤心,他恨不得杀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黑鸦瑟瑟发抖的搂住自己的胳膊“我好害怕,我想告诉母亲,但是我无法让现在如此幸福的母亲伤心,痛苦。我好恨,恨那个禽兽,更恨……无力的自己。如果我足够的强大,我就可以保护母亲,保护自己。”

    她的表情变的癫狂,声音也变的愈发尖厉:“现在是多好的机会!末日!如果我也可以拥有队长那么强大的能力,我就可以杀了他!可以终结那持续已久的噩梦!啊~这次,我一定要保护好你,妈妈……我们一起,幸福的在一起,在这个,新的世界!”不知不觉黑鸦的脸颊边滴落点点晶莹,她竟已经看不清面前的一切。那一直压抑在黑鸦心灵上的黑暗,在这一刻,全部爆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白洁听的目瞪口呆,心里涌起说不清道不明的思绪,在这个看似冷漠,成熟的黑鸦心里居然有这么痛苦的回忆。她不禁抱住了黑鸦,轻轻抚摸着黑鸦软软的头发,不管她表面多么坚强,她也是脆弱的,而自己,想要保护她。

    谢波涛揉了揉鼻子嘿嘿了两声,到底也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路奇至始至终都对黑鸦的话没什么表示,的确这样的事对于经过三年末日磨练的路奇,完全没有什么触动,路奇经过听过比黑鸦悲惨多的事。

    “而我之所以叫做黑鸦……因为我不想使用之前那个名字,所以自己起的,诅咒,厄运,不详,跟我正相配,不是吗?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,黑鸦挣脱了白洁的怀抱,自嘲的说道。眼中再没有半丝感伤,仿佛刚才那个人不是她一般,眼里满满的都是斗志,用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目光望向了路奇。

    路奇不禁想,上一世她能那么厉害跟她这种性格估计有直接的关系,坚韧,坚强,为了目的不怕一切的困难,哪怕不择手段。他难得的唇边带起一抹略微的弧度“跟着我,不用多长时间,你就能得到属于你自己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黑鸦听到这话,眼中精光一闪,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

  第十八章 血肉模糊的手臂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