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  第五百零九章:劝鸠摩智 (第1/2页)

    “先前那个小和尚,说什么是吐蕃国师的随从,老子狠了狠心才将他弄死,结果才得到这点钱。好不容易老天开眼来个富家公子,竟然还跟皇帝认识,这叫我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男子说着话,着急的直拍大腿。

    那妇人也在一旁唉声叹气,还不断的劝慰着那男子:“孩他爹,我看,不行我们就算了吧,咱别做这缺德事了,那个番僧反正是番邦之人也没啥,这位公子咱要下手,也对不起良心啊。而且要真走露了风声,咱这一家子可就全完了。”

    那男子琢磨了半天,拍了拍手道:“行,就听你的,不过,人可以不动,但他身上的钱得留下。等下你进去多劝他喝几杯,咱们等他被迷晕之后,大不了拿了他身上的钱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诶,行,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那妇人听见自己的丈夫说不杀人了,这才高兴起来,从灶台上将几个盘子盛好菜端着往外走。

    叶枫笑了笑,转身先一步回到了房间内。

    等那妇人进来之后,见叶枫正自斟自饮喝的痛快呢,根本就没用她劝酒自己就全喝光了。

    这可让妇人高兴的不得了,很快见到叶枫昏迷过去之后,低声喊了几句,没有动静,那妇人赶紧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“孩他爹,昏过去了,你赶紧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那男子听到媳妇的呼唤,快速走了过来,伸手就要往叶枫的怀里去掏。当他的手刚刚掏到叶枫怀里的时候,突然感觉自己的手似乎被一把钳子给夹住了似得,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“啊,我的手。”那男子忍不住叫了起来,吓了妇人一跳。

    “孩他爹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的手,不知道这小子怀里有什么东西,好疼。”

    男人疼的受不了,双腿不由自主的屈膝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叶枫突然睁开双眼,将男子的手从怀里扔出去之后,哼了一声站起身来:“就你这德性也敢开黑店,还敢杀人?说说吧,为什么这么做?”

    夫妻二人见叶枫一点事没有,那男子咬咬牙本来还想动武,但眨眼之间就发现自己脖子上多了柄宝剑架在那里,男子顿时知道,自己两口子今天是遇到高人了。

    “大侠饶命,公子饶命,小人本不想害公子,这也是被逼无奈才出此下策,还望公子饶命啊。”一旁的妇人见状,噗通一声跪在地上,不住的冲叶枫磕头。

    “哦,被逼无奈?说说吧,谁逼的你们?”

    “公子容禀,是这么回事...。”妇人将自己二人的事情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原来这两个人,就是这山脚下大王庄的村民,平日里以耕田为生。

    每到官府开山之后,就趁着动物繁华的时候来到山上这间屋子里住几个月,打猎好猎物,将肉胭脂好,皮毛也都收拾好,积攒一批之后,下山去卖。

    但去年男人的母亲不知道得了什么怪病,一年时间,病的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夫妻二人四处寻找名医,最后找到了一名从大理皇宫退休出来的老御医,那御医诊断之后说能治,但估计要花费至少几十两银子。这对于夫妻二人来说,简直是笔天文数字。

    两个人本想着今年上山多打点猎物换钱治病,没想到正好遇到

  第五百零九章:劝鸠摩智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